小草app baiduyun

为了防备倭寇的侵扰,明朝在东南沿海数省部署了大量兵力,其中要数山东、浙江、福建一带的卫所最多,倒是南直隶沿海的卫所很少。

或许有人会有疑问,南直隶乃明朝的留都(南京)的所在地,理应相当重要才是,为何防卫力量反而薄弱?

事实上,南直隶的守卫力量半点也不薄弱,兵力部署仅次于北京,光是南京城的兵力就超过十万,还不算周边各州府的卫所兵力,只是沿海一带的兵力少些罢了。

要知道古人航海用的都是帆船,在茫茫大海上航行只能依靠风力推动,由于地形和洋流的关系,倭寇的帆船在江苏一带靠岸的可能极少,要么就吹到山东去,要么就是顺洋流到达浙江和福建,如果是刮大北风,倭船就会到达广东沿海,所以,反而是离日本最近的江苏,受到倭寇的侵扰次数最少。

正因为如此,朝廷在部署防御力量时,着重把兵力安排到山东、浙江和福建一带,南直隶沿海的卫所反而相对少些,譬如东台县便只设了一个西溪巡检司。

巡检司只相当于现在派出所的性质,主要负责维持当地治安,查盗缉私,只能算是准军事性质的机构,战斗力十分有限。

不过,在此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西溪巡检司却是有些特殊,别的巡检司人数也就就三百人,而西溪巡检司配置的人员却有一千二百人,相当于一个千户所的配置,属于超级加强型的巡检司。估计是因为东台县乃主要产盐基地的原因吧,所以朝廷特意加强了这个地方的安保力量。

当然,所谓的一千二百人只是花名册上的数字,实际上却是缺员严重,眼下在场的更是不足六百人。

此时,徐晋正拿着西溪巡检司的花名册,面色铁青,而巡检司的巡丁们就列队排列在检校场中,尽管一个个努力做出“威武雄壮”的样子,但是那歪歪扭扭的队伍,鸡胸塌背的站姿,还有吊儿锒铛的武器,实在让人看着蛋疼。

再对比一下列队站在侧方,威风凛凛的三百名五百营悍卒,眼前这些巡丁简直就是一群土鸡瓦狗,看着都嫌刺眼。

“赵巡检,西溪巡检司定员1200百人,为何现在不足六百人?”徐晋拍了拍那本花名册厉声喝问。

本来明朝的卫所缺员是很正常的事,但是这个西溪巡检司竟然缺员过半,那就有点耸人听闻了,徐晋亦是禁不住无名火起。

清甜东方靓女微笑甜美田园风写真

巡检赵大通额头渗出一层细汗,战战惊惊地答道“回钦差大人,巡丁们生活没着落,举家远逃他乡,下官……下官亦是没办法啊。”

徐晋正要发作,旁边的朱纨却是插嘴道“徐大人或许不知,我大明各地卫所缺员乃是常事,尤其是沿海一带的卫所更为严重,兵员十存其五的比比皆事,一些千户所甚至仅剩三四百人矣。”

赵大通感激地看了朱纨一看,没想到这位铁面县令竟然出面替自己辩解。盐运司判官许迵亦意外地看了朱纨一眼。

徐晋闻言心情蓦地变得沉重无比,他早就听说沿海卫所兵备废弛,没想到情况竟如此糟糕,难怪去年的“争贡事件”,区区几百倭人便能从宁波杀到绍兴,甚至杀死了当地卫所的几名高级军官,大肆抢掠后从容逃出大海。

“子纯兄,为何沿海卫所的缺员会如此严重?”徐晋皱眉追问。

朱纨刚想回答,站在徐晋身后的小舅子谢三枪忽然一指远处叫道“看,那是什么?”

朱纨有些不悦,不过还是循声望去,顿时面色大变,喝道“不好,是倭寇,赵巡检,速速派人点燃烧烟火示警。”

徐晋放眼望去,果然见到蔚蓝的大海上出现了两艏海船,正鼓足了风帆往这边驶来,船头上挂着一幅八大菩萨的旗帜。

那些在沙难上列队的巡丁见到倭船瞬时方寸大乱,有人竟然直接调头就跑,不管赵大通如何吆喝都约束不住。

徐晋差点鼻子都气歪了,就这样一群垃圾巡丁,见到倭旗就吓得逃跑,还能指望他们保护老百姓?

“传本钦差命令,谁若敢逃跑,格杀勿论!”徐晋神色凛冽地道。

铮铮……

在戚景通的指挥下,三百名悍卒同时拔出腰刀,杀气腾腾地大喝“格杀勿论!”

五百营这三百名官兵均是战场上厮杀出来,经过血与火磨砺的悍卒,此时一拨刀,浑身的杀气便咝咝地迸发出来,那些企图逃跑的巡丁差点吓尿,乖乖地退了回去。

巡检赵大通面色苍白,他的第一反应也是逃跑,但是作为巡检司的主官,他今天若敢逃跑,事后追责必也是死路一条,甚至会连累家人,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前约束部下,并命人在烟墩上点燃烟火示警。

很快,十几条烟柱便在范公堤外的烟墩上冲天而起,附近盐场的盐民见到示警,顿时吓得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盐场。

此时,三艏倭船已经越驶越近了,甚至能清晰看到船上刀光闪闪,还有穿着奇怪装束的人在甲板上来回跑动。

“徐大人,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还是先回城去吧,这些倭寇便留给巡检司对付。”盐运司判官许迵战战兢兢地劝说。

徐晋却是不为所动,淡然道“本官奉旨巡按直浙江提督海防,如今正好遇上倭寇来犯,又岂能妄顾百姓安危自己先撤入城之理。许判官若是害怕可以先走!”

朱纨不由佩服地看了徐晋一眼,大笑道“徐大人言之有理,区区两艏倭船,顶多不过两百倭贼,可足惧之!”

许迵不由面红耳赤,心里虽然怕得要死,但钦差不撤,他又如何敢撤,只能咬牙吩咐手下一名官吏火速回盐运分司调动三百盐丁前来增援。

此时,那三艏倭船终于驶入河湾,估计是看到在岸上严阵以待的近千明军,有点犹豫了,竟是没有倭寇第一时间从船上跳下来。

一时间,空气仿佛突然静止了,船上的倭寇没有发动进攻,沙滩上的六百巡丁自然也不敢主动上前,事实上那些巡丁都面色苍白,两股颤颤的,差点连兵器都拿不稳,要不是身后有五百营的悍卒盯着,这群家伙早已经一哄而散了。

巡检赵大通手执腰刀,身旁是两名副巡检,三人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,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,只希望船上的倭寇看到岸上的情况后知难而退。

然而,愿望是美好的,现实却是很残酷,随着咚咚两声闷响,两艏已经降下帆的倭船在惯性的作用下靠岸了。

正所谓开弓没有开头箭,这些倭寇远渡重洋而来,又岂会甘心空手而回,更何况他们想重新挂起帆来离开也得不短的时间,他们也担心明军趁机发动攻击啊。

所以必须先下手为强,船只一靠岸,那些倭寇便从船上纷纷跳下,挥舞着寒光闪闪的武士刀,一边怪叫着扑上来。

徐晋还是第一次看到倭寇,没有害怕,只是觉得好奇。眼前这些倭寇穿着破破烂烂的,就跟一群乞丐似的,额前的头发都剃掉了,在头顶上方束起了扫帚似的辫子,大多光着脚丫,有的甚至不穿裤子,腿间的丑陋之物在奔跑过程恣意晃荡……

从船上跳下的倭寇约莫有一百来人,这些家伙穿着寒酸,不过却是极为凶狠,赤脚在沙滩上奔跑起来极为灵活迅速。

“放箭!”赵大通大喝一声,巡检司的两百名弓兵立即张弓搭箭,箭矢顿时嗖嗖地向着众倭寇射过去。

徐晋轻松地吁了口气,如此近的距离密集射击,即使箭法再差也应该能干掉几十个倭寇了吧?然而,结果却让徐钦差大跌眼镜。

只见一波箭雨射入倭寇群中,竟然连一个倒地的都没有,那些箭矢就好像是羽毛做的,射中倭寇的身上根本毫无杀伤力,直接就掉地上了。徐晋甚至眼睁睁地看着一名倭寇的脑袋中了数箭,依旧生龙活虎地冲杀过来。

“怎么回事,刀枪不入?”徐晋难置信地揉了揉眼睛,谢二剑和谢三枪亦一脸的不可思议,什么鬼?

此时,跑得最快的几名倭寇已经冲进近前,嘎呀地大叫一声,一个纵跃便直接杀入巡丁群中。

这几名倭寇应该是团队中的精英分子,弹跳力极为惊人,在沙地上一跃近丈远,再加上手中的武士刀比明军的腰刀长很多,纵跃一刀劈出,竟然将一名巡丁连人带刀劈成两半,鲜血和内脏倾泻而出,场面极为血腥恐怖。

只是一个照面便有三名巡丁惨烈地死在倭刀下,其他巡丁吓破了胆,发喊一声四散奔逃,这次就连五百营的悍卒都弹压不住了。

那几名倭寇见状狂笑,撵在后面一顿狂斩,就好像斩瓜切菜一般。

徐晋又惊又气,六百多人的队伍竟然被区区几个倭寇杀得亡命逃跑,要不是亲眼所见,还真是难以置信。

可耻,耻辱啊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