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b6.ap富二代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所以就算前面真的是死途,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!

当然,没找到她之前,他不会让自己死了。

“随时保持联系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电话收线了。

季亦承迅速到驾驶舱,把连城发来的邮轮定位连接到游艇导航仪上,命令船长,速度开到最大,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到达。

“承哥哥,淡定暂定啊……”玄非拍了拍季亦承的肩膀,一如既往的妖精魅笑,神色间却透着兄弟间能懂的安慰。

“嗯。”喉咙一动,发出混然的音色。

季亦承闭了闭眼睛,眼睑下的青黛越发浓重了,眉宇间没办法掩饰的疲惫之色。

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,上一次她出车祸,那时候她就在他眼前,即便满心担忧也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,知道她在身边,夜里多少也能入睡。

妍子梦幻的可爱色戒

可这一次不一样,她被时暝挟持走,一点音讯都没有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寻她,那种被拉入无止尽黑色漩涡里的未知恐惧,在这五个深夜里将他紧紧包裹,更撕裂的扯痛了心口的那块缺失……

几乎只要一睡着,就会不断的做噩梦,然后猛地被噩梦惊醒,坐在床上浑身盗冷汗,颤抖……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入睡,只能白天的时候在书桌前面合眼假寐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之后,游艇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定位地点,爱尔兰海的南部。

邮轮就在两百米远的前方,还在超前开,但是是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驶着。

季亦承手里拿着望远镜,查看着邮轮上的情况,眼睑半眯,掠过寒芒,甲板上没人,驾驶舱里也没人。

都没人?

季亦承眉心一紧,命令道,“靠过去!”

“是!”船长应答,几乎下一秒邮轮就到了眼前。

他们带了十二个人,加上季亦承和玄非,一共十四个人,从甲板上敏捷一跃,动作利索的直接跳到了邮轮前端,一个接一个,有条不紊,训练有素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玄非示意一眼,他们俩一组,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了三个组,分别搜索邮轮的二楼,一楼,控制室和底舱。

邮轮二楼。

季亦承和和玄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,对讲机里传来手下汇报的声音。

“季少,控制室没人,邮轮现在是自动驾驶模式!”

“一楼没人!”

“底舱也没人!”

季亦承漆眸一深,眸光凌厉如刀,果然,邮轮上一个人都没有!

“们先撤退,上游艇。”季亦承命令说。

“季少,们呢?”手下在对讲机里问。

季亦承和玄非冷冷的对视一眼,看向眼前最后的一个房间,季亦承说,“不管。”

“承哥哥,老子好激动嗷,上次去中东都没这么带感,瞬间想起当年和一起出任务,妖孽妖精双煞啊啊……”玄非凤眸一勾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季亦承也邪魅一笑,净是霜寒,玄非骤一眯眼,兄弟俩又对视一眼,“砰”!

一脚踢开了房门,同时闪身隐蔽在门外墙壁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所以就算前面真的是死途,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!

当然,没找到她之前,他不会让自己死了。

“随时保持联系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电话收线了。

季亦承迅速到驾驶舱,把连城发来的邮轮定位连接到游艇导航仪上,命令船长,速度开到最大,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到达。

“承哥哥,淡定暂定啊……”玄非拍了拍季亦承的肩膀,一如既往的妖精魅笑,神色间却透着兄弟间能懂的安慰。

“嗯。”喉咙一动,发出混然的音色。

季亦承闭了闭眼睛,眼睑下的青黛越发浓重了,眉宇间没办法掩饰的疲惫之色。

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,上一次她出车祸,那时候她就在他眼前,即便满心担忧也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,知道她在身边,夜里多少也能入睡。

可这一次不一样,她被时暝挟持走,一点音讯都没有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寻她,那种被拉入无止尽黑色漩涡里的未知恐惧,在这五个深夜里将他紧紧包裹,更撕裂的扯痛了心口的那块缺失……

几乎只要一睡着,就会不断的做噩梦,然后猛地被噩梦惊醒,坐在床上浑身盗冷汗,颤抖……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入睡,只能白天的时候在书桌前面合眼假寐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之后,游艇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定位地点,爱尔兰海的南部。

邮轮就在两百米远的前方,还在超前开,但是是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驶着。

季亦承手里拿着望远镜,查看着邮轮上的情况,眼睑半眯,掠过寒芒,甲板上没人,驾驶舱里也没人。

都没人?

季亦承眉心一紧,命令道,“靠过去!”

“是!”船长应答,几乎下一秒邮轮就到了眼前。

他们带了十二个人,加上季亦承和玄非,一共十四个人,从甲板上敏捷一跃,动作利索的直接跳到了邮轮前端,一个接一个,有条不紊,训练有素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玄非示意一眼,他们俩一组,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了三个组,分别搜索邮轮的二楼,一楼,控制室和底舱。

邮轮二楼。

季亦承和和玄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,对讲机里传来手下汇报的声音。

“季少,控制室没人,邮轮现在是自动驾驶模式!”

“一楼没人!”

“底舱也没人!”

季亦承漆眸一深,眸光凌厉如刀,果然,邮轮上一个人都没有!

“们先撤退,上游艇。”季亦承命令说。

“季少,们呢?”手下在对讲机里问。

季亦承和玄非冷冷的对视一眼,看向眼前最后的一个房间,季亦承说,“不管。”

“承哥哥,老子好激动嗷,上次去中东都没这么带感,瞬间想起当年和一起出任务,妖孽妖精双煞啊啊……”玄非凤眸一勾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季亦承也邪魅一笑,净是霜寒,玄非骤一眯眼,兄弟俩又对视一眼,“砰”!

一脚踢开了房门,同时闪身隐蔽在门外墙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所以就算前面真的是死途,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!

当然,没找到她之前,他不会让自己死了。

“随时保持联系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电话收线了。

季亦承迅速到驾驶舱,把连城发来的邮轮定位连接到游艇导航仪上,命令船长,速度开到最大,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到达。

“承哥哥,淡定暂定啊……”玄非拍了拍季亦承的肩膀,一如既往的妖精魅笑,神色间却透着兄弟间能懂的安慰。

“嗯。”喉咙一动,发出混然的音色。

季亦承闭了闭眼睛,眼睑下的青黛越发浓重了,眉宇间没办法掩饰的疲惫之色。

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,上一次她出车祸,那时候她就在他眼前,即便满心担忧也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,知道她在身边,夜里多少也能入睡。

可这一次不一样,她被时暝挟持走,一点音讯都没有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寻她,那种被拉入无止尽黑色漩涡里的未知恐惧,在这五个深夜里将他紧紧包裹,更撕裂的扯痛了心口的那块缺失……

几乎只要一睡着,就会不断的做噩梦,然后猛地被噩梦惊醒,坐在床上浑身盗冷汗,颤抖……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入睡,只能白天的时候在书桌前面合眼假寐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之后,游艇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定位地点,爱尔兰海的南部。

邮轮就在两百米远的前方,还在超前开,但是是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驶着。

季亦承手里拿着望远镜,查看着邮轮上的情况,眼睑半眯,掠过寒芒,甲板上没人,驾驶舱里也没人。

都没人?

季亦承眉心一紧,命令道,“靠过去!”

“是!”船长应答,几乎下一秒邮轮就到了眼前。

他们带了十二个人,加上季亦承和玄非,一共十四个人,从甲板上敏捷一跃,动作利索的直接跳到了邮轮前端,一个接一个,有条不紊,训练有素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玄非示意一眼,他们俩一组,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了三个组,分别搜索邮轮的二楼,一楼,控制室和底舱。

邮轮二楼。

季亦承和和玄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,对讲机里传来手下汇报的声音。

“季少,控制室没人,邮轮现在是自动驾驶模式!”

“一楼没人!”

“底舱也没人!”

季亦承漆眸一深,眸光凌厉如刀,果然,邮轮上一个人都没有!

“们先撤退,上游艇。”季亦承命令说。

“季少,们呢?”手下在对讲机里问。

季亦承和玄非冷冷的对视一眼,看向眼前最后的一个房间,季亦承说,“不管。”

“承哥哥,老子好激动嗷,上次去中东都没这么带感,瞬间想起当年和一起出任务,妖孽妖精双煞啊啊……”玄非凤眸一勾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季亦承也邪魅一笑,净是霜寒,玄非骤一眯眼,兄弟俩又对视一眼,“砰”!

一脚踢开了房门,同时闪身隐蔽在门外墙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所以就算前面真的是死途,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!

当然,没找到她之前,他不会让自己死了。

“随时保持联系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电话收线了。

季亦承迅速到驾驶舱,把连城发来的邮轮定位连接到游艇导航仪上,命令船长,速度开到最大,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到达。

“承哥哥,淡定暂定啊……”玄非拍了拍季亦承的肩膀,一如既往的妖精魅笑,神色间却透着兄弟间能懂的安慰。

“嗯。”喉咙一动,发出混然的音色。

季亦承闭了闭眼睛,眼睑下的青黛越发浓重了,眉宇间没办法掩饰的疲惫之色。

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,上一次她出车祸,那时候她就在他眼前,即便满心担忧也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,知道她在身边,夜里多少也能入睡。

可这一次不一样,她被时暝挟持走,一点音讯都没有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寻她,那种被拉入无止尽黑色漩涡里的未知恐惧,在这五个深夜里将他紧紧包裹,更撕裂的扯痛了心口的那块缺失……

几乎只要一睡着,就会不断的做噩梦,然后猛地被噩梦惊醒,坐在床上浑身盗冷汗,颤抖……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入睡,只能白天的时候在书桌前面合眼假寐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之后,游艇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定位地点,爱尔兰海的南部。

邮轮就在两百米远的前方,还在超前开,但是是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驶着。

季亦承手里拿着望远镜,查看着邮轮上的情况,眼睑半眯,掠过寒芒,甲板上没人,驾驶舱里也没人。

都没人?

季亦承眉心一紧,命令道,“靠过去!”

“是!”船长应答,几乎下一秒邮轮就到了眼前。

他们带了十二个人,加上季亦承和玄非,一共十四个人,从甲板上敏捷一跃,动作利索的直接跳到了邮轮前端,一个接一个,有条不紊,训练有素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玄非示意一眼,他们俩一组,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了三个组,分别搜索邮轮的二楼,一楼,控制室和底舱。

邮轮二楼。

季亦承和和玄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,对讲机里传来手下汇报的声音。

“季少,控制室没人,邮轮现在是自动驾驶模式!”

“一楼没人!”

“底舱也没人!”

季亦承漆眸一深,眸光凌厉如刀,果然,邮轮上一个人都没有!

“们先撤退,上游艇。”季亦承命令说。

“季少,们呢?”手下在对讲机里问。

季亦承和玄非冷冷的对视一眼,看向眼前最后的一个房间,季亦承说,“不管。”

“承哥哥,老子好激动嗷,上次去中东都没这么带感,瞬间想起当年和一起出任务,妖孽妖精双煞啊啊……”玄非凤眸一勾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季亦承也邪魅一笑,净是霜寒,玄非骤一眯眼,兄弟俩又对视一眼,“砰”!

一脚踢开了房门,同时闪身隐蔽在门外墙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所以就算前面真的是死途,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!

当然,没找到她之前,他不会让自己死了。

“随时保持联系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电话收线了。

季亦承迅速到驾驶舱,把连城发来的邮轮定位连接到游艇导航仪上,命令船长,速度开到最大,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到达。

“承哥哥,淡定暂定啊……”玄非拍了拍季亦承的肩膀,一如既往的妖精魅笑,神色间却透着兄弟间能懂的安慰。

“嗯。”喉咙一动,发出混然的音色。

季亦承闭了闭眼睛,眼睑下的青黛越发浓重了,眉宇间没办法掩饰的疲惫之色。

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,上一次她出车祸,那时候她就在他眼前,即便满心担忧也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,知道她在身边,夜里多少也能入睡。

可这一次不一样,她被时暝挟持走,一点音讯都没有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寻她,那种被拉入无止尽黑色漩涡里的未知恐惧,在这五个深夜里将他紧紧包裹,更撕裂的扯痛了心口的那块缺失……

几乎只要一睡着,就会不断的做噩梦,然后猛地被噩梦惊醒,坐在床上浑身盗冷汗,颤抖……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入睡,只能白天的时候在书桌前面合眼假寐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之后,游艇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定位地点,爱尔兰海的南部。

邮轮就在两百米远的前方,还在超前开,但是是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驶着。

季亦承手里拿着望远镜,查看着邮轮上的情况,眼睑半眯,掠过寒芒,甲板上没人,驾驶舱里也没人。

都没人?

季亦承眉心一紧,命令道,“靠过去!”

“是!”船长应答,几乎下一秒邮轮就到了眼前。

他们带了十二个人,加上季亦承和玄非,一共十四个人,从甲板上敏捷一跃,动作利索的直接跳到了邮轮前端,一个接一个,有条不紊,训练有素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玄非示意一眼,他们俩一组,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了三个组,分别搜索邮轮的二楼,一楼,控制室和底舱。

邮轮二楼。

季亦承和和玄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,对讲机里传来手下汇报的声音。

“季少,控制室没人,邮轮现在是自动驾驶模式!”

“一楼没人!”

“底舱也没人!”

季亦承漆眸一深,眸光凌厉如刀,果然,邮轮上一个人都没有!

“们先撤退,上游艇。”季亦承命令说。

“季少,们呢?”手下在对讲机里问。

季亦承和玄非冷冷的对视一眼,看向眼前最后的一个房间,季亦承说,“不管。”

“承哥哥,老子好激动嗷,上次去中东都没这么带感,瞬间想起当年和一起出任务,妖孽妖精双煞啊啊……”玄非凤眸一勾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季亦承也邪魅一笑,净是霜寒,玄非骤一眯眼,兄弟俩又对视一眼,“砰”!

一脚踢开了房门,同时闪身隐蔽在门外墙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所以就算前面真的是死途,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!

当然,没找到她之前,他不会让自己死了。

“随时保持联系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电话收线了。

季亦承迅速到驾驶舱,把连城发来的邮轮定位连接到游艇导航仪上,命令船长,速度开到最大,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到达。

“承哥哥,淡定暂定啊……”玄非拍了拍季亦承的肩膀,一如既往的妖精魅笑,神色间却透着兄弟间能懂的安慰。

“嗯。”喉咙一动,发出混然的音色。

季亦承闭了闭眼睛,眼睑下的青黛越发浓重了,眉宇间没办法掩饰的疲惫之色。

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,上一次她出车祸,那时候她就在他眼前,即便满心担忧也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,知道她在身边,夜里多少也能入睡。

可这一次不一样,她被时暝挟持走,一点音讯都没有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寻她,那种被拉入无止尽黑色漩涡里的未知恐惧,在这五个深夜里将他紧紧包裹,更撕裂的扯痛了心口的那块缺失……

几乎只要一睡着,就会不断的做噩梦,然后猛地被噩梦惊醒,坐在床上浑身盗冷汗,颤抖……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入睡,只能白天的时候在书桌前面合眼假寐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之后,游艇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定位地点,爱尔兰海的南部。

邮轮就在两百米远的前方,还在超前开,但是是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驶着。

季亦承手里拿着望远镜,查看着邮轮上的情况,眼睑半眯,掠过寒芒,甲板上没人,驾驶舱里也没人。

都没人?

季亦承眉心一紧,命令道,“靠过去!”

“是!”船长应答,几乎下一秒邮轮就到了眼前。

他们带了十二个人,加上季亦承和玄非,一共十四个人,从甲板上敏捷一跃,动作利索的直接跳到了邮轮前端,一个接一个,有条不紊,训练有素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玄非示意一眼,他们俩一组,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了三个组,分别搜索邮轮的二楼,一楼,控制室和底舱。

邮轮二楼。

季亦承和和玄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,对讲机里传来手下汇报的声音。

“季少,控制室没人,邮轮现在是自动驾驶模式!”

“一楼没人!”

“底舱也没人!”

季亦承漆眸一深,眸光凌厉如刀,果然,邮轮上一个人都没有!

“们先撤退,上游艇。”季亦承命令说。

“季少,们呢?”手下在对讲机里问。

季亦承和玄非冷冷的对视一眼,看向眼前最后的一个房间,季亦承说,“不管。”

“承哥哥,老子好激动嗷,上次去中东都没这么带感,瞬间想起当年和一起出任务,妖孽妖精双煞啊啊……”玄非凤眸一勾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季亦承也邪魅一笑,净是霜寒,玄非骤一眯眼,兄弟俩又对视一眼,“砰”!

一脚踢开了房门,同时闪身隐蔽在门外墙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所以就算前面真的是死途,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!

当然,没找到她之前,他不会让自己死了。

“随时保持联系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电话收线了。

季亦承迅速到驾驶舱,把连城发来的邮轮定位连接到游艇导航仪上,命令船长,速度开到最大,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到达。

“承哥哥,淡定暂定啊……”玄非拍了拍季亦承的肩膀,一如既往的妖精魅笑,神色间却透着兄弟间能懂的安慰。

“嗯。”喉咙一动,发出混然的音色。

季亦承闭了闭眼睛,眼睑下的青黛越发浓重了,眉宇间没办法掩饰的疲惫之色。

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,上一次她出车祸,那时候她就在他眼前,即便满心担忧也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,知道她在身边,夜里多少也能入睡。

可这一次不一样,她被时暝挟持走,一点音讯都没有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寻她,那种被拉入无止尽黑色漩涡里的未知恐惧,在这五个深夜里将他紧紧包裹,更撕裂的扯痛了心口的那块缺失……

几乎只要一睡着,就会不断的做噩梦,然后猛地被噩梦惊醒,坐在床上浑身盗冷汗,颤抖……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入睡,只能白天的时候在书桌前面合眼假寐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之后,游艇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定位地点,爱尔兰海的南部。

邮轮就在两百米远的前方,还在超前开,但是是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驶着。

季亦承手里拿着望远镜,查看着邮轮上的情况,眼睑半眯,掠过寒芒,甲板上没人,驾驶舱里也没人。

都没人?

季亦承眉心一紧,命令道,“靠过去!”

“是!”船长应答,几乎下一秒邮轮就到了眼前。

他们带了十二个人,加上季亦承和玄非,一共十四个人,从甲板上敏捷一跃,动作利索的直接跳到了邮轮前端,一个接一个,有条不紊,训练有素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玄非示意一眼,他们俩一组,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了三个组,分别搜索邮轮的二楼,一楼,控制室和底舱。

邮轮二楼。

季亦承和和玄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,对讲机里传来手下汇报的声音。

“季少,控制室没人,邮轮现在是自动驾驶模式!”

“一楼没人!”

“底舱也没人!”

季亦承漆眸一深,眸光凌厉如刀,果然,邮轮上一个人都没有!

“们先撤退,上游艇。”季亦承命令说。

“季少,们呢?”手下在对讲机里问。

季亦承和玄非冷冷的对视一眼,看向眼前最后的一个房间,季亦承说,“不管。”

“承哥哥,老子好激动嗷,上次去中东都没这么带感,瞬间想起当年和一起出任务,妖孽妖精双煞啊啊……”玄非凤眸一勾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季亦承也邪魅一笑,净是霜寒,玄非骤一眯眼,兄弟俩又对视一眼,“砰”!

一脚踢开了房门,同时闪身隐蔽在门外墙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所以就算前面真的是死途,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!

当然,没找到她之前,他不会让自己死了。

“随时保持联系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电话收线了。

季亦承迅速到驾驶舱,把连城发来的邮轮定位连接到游艇导航仪上,命令船长,速度开到最大,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到达。

“承哥哥,淡定暂定啊……”玄非拍了拍季亦承的肩膀,一如既往的妖精魅笑,神色间却透着兄弟间能懂的安慰。

“嗯。”喉咙一动,发出混然的音色。

季亦承闭了闭眼睛,眼睑下的青黛越发浓重了,眉宇间没办法掩饰的疲惫之色。

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,上一次她出车祸,那时候她就在他眼前,即便满心担忧也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,知道她在身边,夜里多少也能入睡。

可这一次不一样,她被时暝挟持走,一点音讯都没有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寻她,那种被拉入无止尽黑色漩涡里的未知恐惧,在这五个深夜里将他紧紧包裹,更撕裂的扯痛了心口的那块缺失……

几乎只要一睡着,就会不断的做噩梦,然后猛地被噩梦惊醒,坐在床上浑身盗冷汗,颤抖……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入睡,只能白天的时候在书桌前面合眼假寐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之后,游艇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定位地点,爱尔兰海的南部。

邮轮就在两百米远的前方,还在超前开,但是是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驶着。

季亦承手里拿着望远镜,查看着邮轮上的情况,眼睑半眯,掠过寒芒,甲板上没人,驾驶舱里也没人。

都没人?

季亦承眉心一紧,命令道,“靠过去!”

“是!”船长应答,几乎下一秒邮轮就到了眼前。

他们带了十二个人,加上季亦承和玄非,一共十四个人,从甲板上敏捷一跃,动作利索的直接跳到了邮轮前端,一个接一个,有条不紊,训练有素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玄非示意一眼,他们俩一组,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了三个组,分别搜索邮轮的二楼,一楼,控制室和底舱。

邮轮二楼。

季亦承和和玄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,对讲机里传来手下汇报的声音。

“季少,控制室没人,邮轮现在是自动驾驶模式!”

“一楼没人!”

“底舱也没人!”

季亦承漆眸一深,眸光凌厉如刀,果然,邮轮上一个人都没有!

“们先撤退,上游艇。”季亦承命令说。

“季少,们呢?”手下在对讲机里问。

季亦承和玄非冷冷的对视一眼,看向眼前最后的一个房间,季亦承说,“不管。”

“承哥哥,老子好激动嗷,上次去中东都没这么带感,瞬间想起当年和一起出任务,妖孽妖精双煞啊啊……”玄非凤眸一勾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季亦承也邪魅一笑,净是霜寒,玄非骤一眯眼,兄弟俩又对视一眼,“砰”!

一脚踢开了房门,同时闪身隐蔽在门外墙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所以就算前面真的是死途,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!

当然,没找到她之前,他不会让自己死了。

“随时保持联系!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电话收线了。

季亦承迅速到驾驶舱,把连城发来的邮轮定位连接到游艇导航仪上,命令船长,速度开到最大,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到达。

“承哥哥,淡定暂定啊……”玄非拍了拍季亦承的肩膀,一如既往的妖精魅笑,神色间却透着兄弟间能懂的安慰。

“嗯。”喉咙一动,发出混然的音色。

季亦承闭了闭眼睛,眼睑下的青黛越发浓重了,眉宇间没办法掩饰的疲惫之色。

他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了,上一次她出车祸,那时候她就在他眼前,即便满心担忧也能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,知道她在身边,夜里多少也能入睡。

可这一次不一样,她被时暝挟持走,一点音讯都没有,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寻她,那种被拉入无止尽黑色漩涡里的未知恐惧,在这五个深夜里将他紧紧包裹,更撕裂的扯痛了心口的那块缺失……

几乎只要一睡着,就会不断的做噩梦,然后猛地被噩梦惊醒,坐在床上浑身盗冷汗,颤抖……所以他根本就没办法入睡,只能白天的时候在书桌前面合眼假寐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之后,游艇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定位地点,爱尔兰海的南部。

邮轮就在两百米远的前方,还在超前开,但是是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驶着。

季亦承手里拿着望远镜,查看着邮轮上的情况,眼睑半眯,掠过寒芒,甲板上没人,驾驶舱里也没人。

都没人?

季亦承眉心一紧,命令道,“靠过去!”

“是!”船长应答,几乎下一秒邮轮就到了眼前。

他们带了十二个人,加上季亦承和玄非,一共十四个人,从甲板上敏捷一跃,动作利索的直接跳到了邮轮前端,一个接一个,有条不紊,训练有素。

……

季亦承和玄非示意一眼,他们俩一组,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了三个组,分别搜索邮轮的二楼,一楼,控制室和底舱。

邮轮二楼。

季亦承和和玄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,对讲机里传来手下汇报的声音。

“季少,控制室没人,邮轮现在是自动驾驶模式!”

“一楼没人!”

“底舱也没人!”

季亦承漆眸一深,眸光凌厉如刀,果然,邮轮上一个人都没有!

“们先撤退,上游艇。”季亦承命令说。

“季少,们呢?”手下在对讲机里问。

季亦承和玄非冷冷的对视一眼,看向眼前最后的一个房间,季亦承说,“不管。”

“承哥哥,老子好激动嗷,上次去中东都没这么带感,瞬间想起当年和一起出任务,妖孽妖精双煞啊啊……”玄非凤眸一勾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季亦承也邪魅一笑,净是霜寒,玄非骤一眯眼,兄弟俩又对视一眼,“砰”!

一脚踢开了房门,同时闪身隐蔽在门外墙壁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