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下载app下载免费安装

赤阳帝国和元阳宗大有渊源,世人皆知。

然,即便如此,元阳宗招收弟子,也不会仅限于赤阳帝国。

如元阳宗般的天源大陆上宗,挑选弟子的条件,极其严苛。

不止是乾玄大陆,在天源大陆,甚至是寂灭大陆,都有众多天赋非凡的青少年,一心想要入元阳宗。

如蔺竹筠那般,得到寒yīn宗青睐者,已经是大鸿运。

寒yīn宗,在天源大陆只是七大下宗罢了。

不论宗门底蕴,还是灵诀器物,坐镇的大修行者,都远不能和元阳宗比拟。

元阳宗、玄天宗、剑宗,还有魔宫、妖殿的入室弟子,才是真真的佼佼者,是天骄当中的天骄。

譬如眼前两位,乘坐着金黄sè辇车而来的,元阳宗的正式弟子。

两人也不过是破玄境中后期修为,高大男子乃后期,貌美的女子,也就是破玄境中期而已。

可是,如七神宗秦雲般的yīn神境巅峰强者,都要表示谦卑恭敬。

除了元阳宗弟子身份,除了知道这两位入驻元阳宗后,也待遇不凡以外,当然还因为他们的身份超然。

恋爱的甜美性感

男的叫段观澜,女的叫吴子墨,两人所在的家族,在赤阳帝国数一数二。

段观澜和吴子墨,家族在赤阳帝国的地位,类似于严家、苏家在银月帝国,仅次皇族。

因段观澜和吴子墨天赋出众,极早的时候,就被元阳宗选中,使得段家和吴家,愈发得炎阳大帝的信赖和认可。

所有人都知道,赤阳帝国的皇族,和元阳宗有着极其深厚的渊源。

段观澜和吴子墨两人,抵达破玄境之后,纷纷被元阳宗接引到天源大陆修行,被元阳宗赐下高阶的灵诀,还有珍奇的器物。

今趟,两人本是因为别的事情,回赤阳帝国。

听闻陨月禁地突生巨变,两人自告奋勇地,要来禁地一探虚实。

在他们背后跟随的赤阳帝国强者,有一部分,便是出自段家和吴家。

其余人,也得到炎阳大帝和国师的指示,要他们在禁地内部,定要照看好两人,万万不可出现什么意外。

这两位,是帝国瑰宝,是元阳宗倾力栽培的对象,不能出事。

“听闻银月帝国这一界,参与禁地试炼

者,远胜往昔。”段观澜的视线,在众人身上扫荡了一圈,似略有些失望,“看着,也不过如此罢了。”

旁边的吴子墨,轻笑一声,说道:“银月帝国被我们压制多年,好不容易冒头一批所谓天才,你可别太看不起。”

“银月帝国,早晚会被我们赤阳帝国纳入版图。”段观澜神态很自然,似乎内心坚定地如此认为,“待到国师大人,被隆重迎入宗门,天魂凝为阳神。以国师大人和大帝的交情,但凡肯归来一战,银月帝国不要乖乖投降?”

“最先降的,应该是银月女皇陛下。”吴子墨笑着说。

这话一出,李玉蟾,还有李禹等李家族人,皆脸sè冰冷。

段观澜和吴子墨,即便是元阳宗的正式弟子,以往会面,也不敢大放厥词。

此刻,两人如此放肆,当然是因为他们实力雄厚。

而且,他们还是奉命,来陨月禁地助李玉蟾等人脱身。

李玉蟾这位银月帝国的女屠夫,杀了不知道多少赤阳帝国的人,几乎没有一个赤阳帝国的人,不厌恶她的。

得到命令的赤阳帝国修行者,内心都很排斥,又不敢违背炎阳大帝和国师的命令,只好硬着头皮来。

来是来了,命令也会遵守,可在言语上,他们该怎么说还是怎么说。

“赤阳帝国,若非周苍旻横空出世,凭什么和我们银月帝国分庭抗御?”严禄冷哼一声,居然是第一个跳出来的,“我们钦佩的,乃你们赤阳帝国的国师!没有他,赤阳帝国依然是乾玄大陆垫底的帝国,还是被我们银月帝国压着!”

这话一出,那些赤阳帝国的来客,神情便yīn郁了。

周苍旻彗星般出世,压赤阳帝国同时代的所有人一截,众人皆知。

虽然在银月帝国那边,都认为赤阳帝国的强盛,主要归功于周苍旻。

但赤阳帝国内部,当然不会如此看,更不会如此说。

如果就一个周苍旻出众,同一代的其他人,都是窝囊废不成?

偏偏,在场的,陪伴着段观澜、吴子墨而来的那些修行者,都是和周苍旻一个时代,然后被其衬托的黯淡无光者。

他们更加排斥这种说法!

就连七神宗的秦雲,见严禄这么一说,也沉默了。

秦雲的神sè,同样有点难堪,摆明了不爽。

“虞渊,你是不是不知道他们的身份?”

苏家的苏妍,悄然站到静坐中的虞渊旁,轻声说道:“那位叫段观澜,那个叫吴子墨,早些年就被元阳宗相中,登门入室。段观澜和吴子墨,仅仅比我们年长几岁,他们被赤阳帝国认定为,有望成为周苍旻般的国之栋梁。”

虞渊嗤笑,小声说:“就那两个?他们能成为周苍旻级别的枭雄?”

言辞间的不屑,丝毫不加掩饰。

他还觉得奇怪,在他来看,那段观澜和吴子墨,心性上面连苏妍、李禹都比不了,或许就修行天赋稍稍出众。

这样的人,几乎没有可能抵达周苍旻的高度,以后在天源大陆恐怕都会吃亏。

元阳宗虽然强盛,剑宗和玄天宗也不差,寂灭大陆的魔宫、妖殿,同样强者辈出,那段观澜和吴子墨的脾性跋扈,也就能在乾玄大陆,在银月帝国抖抖威风,拿到外面根本就不够看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吴子墨被严禄的一番话,给激的正烦躁,冷不防看到虞渊和苏妍窃窃私语,还发现虞渊看向自己和段观澜的眼神,说不出的讥笑讽刺。

“区区蕴灵境的虫豸,没死在禁地,已经是万幸了。我们讲话时,竟然如此不知礼数,也不知道是什么小家族出生的。”她皱眉说教。

“姐姐没有看错,在下就是银月帝国,最小的家族出生。”虞渊淡然一笑,不亢不卑地再次说道:“那些聚涌在通往我国的禁地口,诸多的异魂大妖,还需要劳烦诸位多多出力。”

吴子墨眼中有些异sè,“你怎么知道,我们这趟前来,是要和你们合力对付那些异魂?”

虞渊笑着说:“自然是猜的。”

“他是谁?”

段观澜愣了愣,指着虞渊,去询问七神宗的秦雲。

秦雲和赵坚先行一步,本是要轰杀李禹等五轮新月,提前做过功课,段观澜是知道的,所以才有此一问。

秦雲满脸尴尬,在面对虞渊时,心里也很别扭,“暗月城,虞家的虞渊,乃蔺竹筠的未婚夫。”

“蔺竹筠未婚夫?我好想听过耶!”吴子墨也笑了,笑容欢悦,“那不是一个废物吗?”

……

Tagged